四人麻将|上海四人麻将单机版
首頁 > 移動應用 > 正文

華為鴻蒙的三重門

2019-07-30 17:18:25  來源:品途商業評論

摘要:談及鴻蒙OS,華為布局已久。任正非在接受采訪透露:“早在2012年9月,在華為“2012諾亞方舟實驗室”專家座談會上,他就提出了要做終端操作系統防范于未然,要在“斷了我們糧食的時候,備份系統要能用得上。”
關鍵詞: 華為
  自華為被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列入“實體名單”,美國核心供應商接連宣布遵守美國禁令時,有關華為自家“備胎”的討論就從未停歇。而當前被業界關注最多的則是華為在過往也曾對外透露過的自研操作系統——鴻蒙OS——這款據稱打通了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等產品,并兼容全部的安卓應用和Web應用的操作系統。
 
\
 
  談及鴻蒙OS,華為布局已久。任正非在接受采訪透露:“早在2012年9月,在華為“2012諾亞方舟實驗室”專家座談會上,他就提出了要做終端操作系統防范于未然,要在“斷了我們糧食的時候,備份系統要能用得上。”不得不說正是任正非的這種超強的憂患意識使得華為在當前不至于太過被動。而有關對于這款操作系統的最新動向則是網絡上曝光了華為在國內和國際市場分別申請了“鴻蒙”和“ARK”商標,或被應用于這款操作系統。而此前余承東對外表示,這款操作系統最快將于今年秋天、最晚將于明年春天面世。
 
  從目前業界或者說網友的反應來看,大家對這款操作系統是甚為期待的。但從歷史來看,一款操作系統的成功,離不開天時地利人和。諸如當前占據市場統治地位的iOS和安卓系統,他們的成功離不開4G時代爆發的助力,但更離不開各類產業助力以及開發者的貢獻。這在Android系統上體現得尤為明顯,可以說Android系統當前能占據移動市場80%以上市場份額,離不開2007年11月,Google與84家硬件制造商、軟件開發商及電信營運商組建開放手機聯盟共同研發改良Android系統的舉措。而對于華為鴻蒙操作系統而言,其在推出后,要取得市場成功,其至少需要回答好這樣三個問題。
 
  一、鴻蒙推出后,是繼續作備胎還是當主胎
 
  對于華為鴻蒙這款操作系統,其需要回答的首要問題是這款操作系統的定位問題——是繼續讓這款操作系統做備胎還是當主胎
 
  華為當前對外顯露的態度是,鴻蒙操作系統仍舊是備胎選項。
 
  任正非在啟動操作系統研發之初就談到:“我們不要狹隘,我們做操作系統,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樣的道理。主要是讓別人允許我們用,如果斷了我們糧食的時候,備份系統要能用得上。”今年3月份,余承東在接受德國媒體采訪時也表示:“現有操作系統(Android)仍是首選,如果不能繼續使用現有的系統,就會做好啟動B計劃的準備。”所以從他們的表態來看,華為內部其實對于鴻蒙操作系統的定位,一直是當作備胎的,當然也不排除這是華為對外釋放的煙霧彈。
 
  而5月份美國對華為突然施行的“實體名單”管制而導致的谷歌停止了包括Gmail,Chrome,Google地圖等在內的Google移動服務(GMS)對華為智能手機的支持,從某種程度來說,其實可以視為是“突發事件”。面對這種突發事件,則需要華為判斷美國的這種管制會持續多長時間,以及后續假設美國解除對華為的“實體名單”管制后,華為又將如何抉擇?畢竟在“實體名單”解除之后,華為將能繼續使用全套谷歌的服務。
 
  彼時,華為是繼續使用Android系統,還是轉移到鴻蒙操作系統上
 
  而若華為繼續使用Android系統,那么鴻蒙操作系統就或將面臨著自出生伊始就得不到強力支持的困境,而若華為毅然轉移到鴻蒙操作系統上,那么新生操作系統所面臨的種種困境,也是華為所需承受的考驗。畢竟船大難掉頭,以華為當前每年超兩億的出貨體量來說,其走的每一步路都需要慎之又慎。
 
  若對居于產品核心地位的操作系統進行貿然轉換,是極有可能帶來嚴重后果的。遙想諾基亞的隕落,就與操作系統的選擇失誤有著莫大關系。當年諾基亞貿然轉移到新生的WP操作系統,由于新生系統的種種不完善,而被Android和iOS吃掉了其巨大的存量市場,使其在塞班時代所積累的粉絲紛紛倒戈,最終巨大的市場體量并沒有為諾基亞在智能手機市場贏得優勢。這是諾基亞的前車之鑒,自然也是華為需要深思審慎的。
 
  二、鴻蒙推出后,是走開放還是封閉路線
 
  在主胎與備胎的定位問題之外,鴻蒙操作系統面臨的另一大問題則是后續的路線問題——是走類Android的開放路線去聯合廣大廠商、運營商等建設聯盟,還是走類iOS的路線建設自家獨立的生態花園。
 
  若從華為推自家麒麟芯片所走的路徑來看,華為對于鴻蒙操作系統的后續規劃,可能也是傾向于走類iOS路徑的,以此建設自己的生態花園,從而實現自家產品競爭力與區隔性的進一步增強,使之能與蘋果和三星進行更好的競爭。但若華為走封閉道路,那么其也需要獨自一人支撐一個操作系統的生態建設重任,面臨生態建設初期種種陣痛,而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下,華為是否有能力持續建設這款操作系統,讓其經受著住市場的考驗,其實是需要打一個問號的。
 
  若華為在鴻蒙操作系統上選擇走類Android的開放路線,那么華為則需要向合作伙伴回答好自家如何避免“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雙重身份。
 
  走類Android的開放路線,那么華為就就可能聯合硬件制造商、軟件開發商及電信營運商組建一個新的開放聯盟,以此來建設屬于鴻蒙OS的系統生態。但當下華為與谷歌當年所扮演的角色卻有所不同。當年谷歌在組建開放聯盟時,自己并沒有開發智能手機,其所扮演的角色只是系統開發商,這種角色定位使谷歌避免了即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尷尬,讓合作伙伴們能夠放心與之合作來對抗蘋果。
 
  但當前華為則是一個年出貨量超過兩億的智能手機廠商,并且在可穿戴、電腦、電視(傳聞中)等智能設備領域都積極擴張,與市場各大廠商爭搶份額的存在,這種現實落實到鴻蒙操作系統上,則使得華為有著即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尷尬。而在這樣的現實下,要讓其他廠商倒戈Android轉而支持鴻蒙操作系統,難度可想而知。
 
  所以華為在推出鴻蒙OS系統之后,究竟選擇走什么路線,會直接關系到鴻蒙OS的后續發展勢態,也是華為面臨的又一個兩難抉擇。
 
  三、如何聚攏開發者
 
  從現實來說,推出操作系統其實并不是很難,相對于推出操作系統而言,更難的是如何聚攏開發者為這款操作系統持續開發各類優質應用,讓這款操作系統得以具備真正價值,繼而發展壯大,在系統開發商、硬件廠商、開發者與用戶之間形成良性正循環,這才是的關鍵所在。
 
  所以推出操作系統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聚攏開發者為這個平臺而奮斗,使之縮小與iOS和Android這兩大成熟生態的差距,才是關鍵所在。否則僅就操作系統而言,事實上我國并不是沒有操作系統,諸如阿里巴巴開發的YunOS操作系統(現已改名為AliOS),其也宣稱其可應用于智聯網汽車、智能家居、手機、Pad等智能終端,為行業提供一站式IoT解決方案,構建IoT云端一體化生態。
 
  這是初生的鴻蒙操作系統又必須面臨的一大問題。對于開發者來說,其當下相對于Android系統和iOS系統而言,所能帶給他們的利益恐怕是少之又少,而沒有利益就很難有開發動力,那么由此也極易形成當年WP系統所遭遇的惡性循環。
 
  畢竟一大現實是:開發者在App Store上已經累計賺取了超過1000億美元分成,并且依托iOS平臺成就了一大批市值不菲的商業公司。所以對于開發者而言,要讓他們為鴻蒙操作系統開發應用,需要的是實實在在的政策激勵,要有強大的利益讓渡。這顯然依靠情懷或是強力機關的行政命令是無法解決與不可持續的,即使退一步而言,在國內市場或許可行,但在國際市場又該怎么辦?并且從當年YunOS的遭遇來看,在國際市場,谷歌在面對拆自己臺的鴻蒙操作系統時,其是否會將自己的全套服務開放給這款操作系統,恐怕也得打個問號。
 
  而對于用戶而言,雖然當前在網絡上我們看到許多人表示稱:只要華為鴻蒙操作系統出爐,自己就會堅決支持。但恐怕到時候還是難逃真香定律。畢竟當前的現實是,經過十多年的修補優化,Android系統和iOS系統已經高度成熟,能夠帶給用戶優秀的用戶體驗,而鴻蒙操作系統作為一款新生的操作系統,要其在體驗上達到Android系統和iOS系統的高度,恐怕也是不現實的。而這種體驗對比帶來的落差,用戶是否能夠忽略乃至欣然接受,恐怕也得打個問號
 
  寫在最后:
 
  在美國無端指責華為并且以“實體清單”這種方式來封殺華為時,華為能夠拿出自己的備胎,從而頂住美國的封殺,的確是展現出了超強的實力以及國內絕大多數企業所不具備的超前的憂患意識。這也使我們無論從何種角度來看,都是值得為華為點贊的。而具體落實到鴻蒙操作系統,他的存在讓華為在智能手機操作系統上避免了“無米之炊”的困境,但其在推出面世之后,究竟會如何發展,又是否能夠承擔起當前我們的厚望,華為還需要回答很多問題,做很多工作,等待華為的依舊是萬里長征。

第二十九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pingxiaoli
四人麻将 单机开心农场游戏中文 dnf怎么赚钱快起源 百亿游戏中心下载 球赛直播 mg线上娱乐 福彩绝杀六码走势图 安卓游戏侏罗纪公园 抢庄牌九平台官网 九五至尊软件官方正版 广西快3预测推荐和值